嗯啊用乌龟蹭你的扇贝*高冷医生检查h

大衣,就等着等久了怕冻着桑莘,却未想到,公公进去半刻钟都没有,竟带着那日宣旨的太监总管一道前来。

  苏盛弯腰,想到刚刚皇上听见桑小主求见时,那唇角处饶有兴趣的笑容,和唯有丝毫的犹豫便准她进来,他便就开心,看来皇上真的要在那方面开窍了。

  苏盛未敢耽搁,立刻走了出来,见了桑莘便道:“桑常在,皇上宣您觐见!”

作者有话要说:  皇上明天就来啦!看看皇上怎么宠莘莘的。

  ☆、第 6 章

  

嗯啊用乌龟蹭你的扇贝*高冷医生检查h
  邵阳宫门口。

  燕儿被留在了宫门口,没有准许不可入内,燕儿望着桑莘的纤细背影,宫墙上的灯笼映下,她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。

  桑莘抱着一卷画,由苏盛带路,一路沿着墙沿上的灯笼忽明忽暗的光往回廊处走,绕过许多弯曲的道路,又绕过了一座宫殿后,又往里走了一会子,这才走到了皇上此刻所在的殿内。

  周围都是些花草,有一株宫槐,巍峨挺拔,象征着皇族的森严。

  苏盛踩上台阶,轻轻的弯着腰开了殿门,转身对着桑莘恭恭敬敬的道:“桑小主,请跟老奴来。”

  巍峨的红珠漆门被推开,入眼的是一道巨幅的屏风,上面描绘着炎朝的所有土地,放眼望去,边疆辽阔到一眼似乎都望不到尽头,她在这一刻,忽然想起一件事。

  曾早前还是闺中女儿时,曾扮成男装去楼里听了听说书的人讲故事,恰好那说书的刚好说到了当今圣上,那时,他刚登基,朝政不稳,恰逢边疆的蛮人来犯。

  那时,朝堂上的人是知晓皇上这个皇位来的不正当,却也没个证据,心中多有些不服气,于是乎,便叫他出马去摆平蛮人这件事。

  当时允亲王帮皇上把持朝政,皇上出发征战,蛮人之所以称为蛮人,是因为行为作态都极为的野蛮,常常把靠近边疆的百姓们弄的苦不堪言,而皇上这次亲征,则是给朝堂的人立一个威。

  那时,小小年纪的桑莘并未知晓其中的危险,她只听见说书的人说,皇上不是简单的打退了蛮人,还将蛮人的那块肥沃的土地收入了炎朝的囊中。

  桑莘收回思绪,杏眼望了眼屏风上,那似乎被人划了一笔的那块地的地方,就是蛮族的土地。

  她敛了敛神,心中对皇上的敬畏之心更加,但桑莘很明白,她其实更害怕的是说书人口中的那句:“当今圣上虽为人果断,处事睿智,但因性子太过于冷清,生杀予夺,说一不二,让不少人看见他就胆战心惊。”

  思及此,桑莘的杏眼微颤,将原本刚进殿时觉得好闻的龙涎香此刻都认为是一种慢性的毒,慢慢的沁入了她的五脏六腑,之后将她的命夺去。

  正这么想着,人已经抱着一卷子画走进了殿内,刚好和坐在龙椅上,穿着黑色华服的男人对上视线

  男人的眼眸太过于清冷阴鸷,薄唇抿成线,鼻骨挺拔,周身寒气逼人,直冲冲的往桑莘的面上和胸口涌去。

  桑莘想到说书的人说的话,又看见眼前人的那双冷冽的眸子,小心脏一时缩的厉害,她胆小的不行,硬生生的被吓的打了一个嗝。

  落针可闻的殿内,蓦然响起了一声细细弱弱的打嗝声。

  好一会儿,桑莘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,旋即立刻松了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,另一只手还是紧紧的抱着那副要送给皇上的画。

  只是她的一双杏眼依旧不敢去看龙椅上的男人,垂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裙摆。

  胆战心惊的,以至于都忘记了行礼,小脑袋迷迷糊糊的,只觉得那坐在龙椅上的男人似乎要把她生吃了,思及此,喉咙又是一阵翻滚,她又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,可千万不能再打嗝了!

  李听坐在龙椅上,手里把玩着自己拇指上的那块玉扳指,指尖摩挲扳指的那一小会,视线若有似无的扫了一眼站在殿中,害怕的在发抖的小丫头片子,清冷的眸子里莫名的划过了一抹笑意。

  竟好脾气的没去计较她未行礼这件事。

  龙涎香的味道弥漫在殿内,白色的烟徐徐升起,又散开化为空气。

  殿内点了蜡烛,通明透亮的,清晰的可见桑莘那被冻的通红的一张小脸。鼻尖是红的,眼眶周围是红的,连唇也是红红的,微不可闻的,李听还听见了她吸鼻子的小声音。

  声音太细弱了,像是幼时,太傅家养的那条小奶猫,喵喵叫时,就是如此细细的声音。

  “很冷吗?”李听的声音如腊月的天气,冻的人发抖,偏生他自己还未察觉,又道了句:“冷的话,便去你后边的炭炉那烤烤火。”

  桑莘又被吓的一个激灵,旋即听话乖巧的抱着那副画往炭火盆旁走去,脚步在外面被冻的有些僵硬,走路时还踉跄了几下,她脸色微红,觉得今日可真是把这么多年来的脸都给丢尽了。

  偏偏还是在皇上,她的夫君面前。

  桑莘润了润嗓子,已经走到了炭火盆旁,暖烘烘的热气围绕在她的周围,桑莘这才看见自己怀里的 www.sebaei.com